【电力时政】:电网成本“黑匣子”将打开——深圳启动试点输配电价独立

编辑: 上海电力设计院

《解放日报》1月16日报道:近日,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部署在深圳市启动输配电价改革试点,改变现行电网企业获取购售电价差的盈利模式,公布独立的输配电价。这标志着我国输配电价改革迈出实质性步伐,也是电力市场化改革的破冰之举。记者采访相关专家,解读深圳样本。

放开两头何意义?改变电网盈利模式避免干预市场

我国有很多电厂,央企中有五大发电集团,各地方也有多个大型发电企业,竞争还算激烈。但尽管如此,上网电价、销售电价都是由政府来定的,市场竞争也难以让用户买到更便宜的电。而输配电价,实际上包含在销售电价中,并没有单独定价,电网就是通过买电卖电的差价来获取利润的。这导致发电成本向电价传导不顺畅,发电企业效率差异未真正体现,价格信号不能合理反映市场供求、资源稀缺和环境损害成本。

深圳试点,就是要打开电网成本这个“黑匣子”。简单地说,电力价格改革就是要“放开两头,管住中间”,在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这两端逐步引入竞争机制,发电企业和电力用户就有了选择权,电价可以由双方协商或市场竞争而定。

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刘树杰认为,深圳试点的意义表现在两方面:一是改变了电网盈利模式,发电售电价格高低与电网收入无关,因而电网企业与发电、售电企业没有了利益之争,在发电企业与电力用户直接交易中将保持中立地位,避免干预电力市场的有效运行;二是公布分电压等级输配电价,使得电力市场买卖双方协商定价时有了更加科学的依据,有利于促进电力资源进一步优化配置。

电网企业会如何?“公益性垄断”促进电网提高效率

多位受访专家认为,从世界范围来看,电力输配环节具有自然垄断特性,按国际通行做法应实行政府定价。那么,电网收益如何界定?

此次方案明确,在成本监审基础上,按“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”方式确定输配电总收入和输配电价。电网实际成本高于政府核定的准许成本时,高出部分由企业自行消化;低于准许成本时,节约成本可在企业与用户之间分享。

对电网来说,改革后它的收入和经营都会变得更纯粹,更多体现出公益性垄断企业特点。“此次改革对于电网企业的影响将是根本性的。”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景春梅说,从长期来看,电网企业顺应这种趋势。

一位参与输配电价改革方案的业内专家告诉记者,输配电价独立,有利于促进电网提高效率,成本降低会使上游发电企业和下游用户整体受益,国际经验也表明改革有助于降低全社会用电成本。

至于居民用电,由于属于不具备市场议价能力的用电价格,仍将实行政府定价,不会在这次改革试点中受到影响。

改革要试出什么?探索网络型自然垄断企业的监管

既然是试点,深圳输配电价改革要“试”出什么?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一方面,深圳试点为更大范围的输配电价改革积累经验,为进一步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创造有利条件。独立输配电价改革若能向全国推广,将彻底改变目前电网的盈利模式,为后续发电侧、售电侧改革提供必要条件。另一方面,深圳试点也探索了对于网络型自然垄断企业的监管模式。对电网企业监管由现行核定购售电两头价格、电网企业获得差价收入的间接监管,改为以电网资产为基础对输配电收入、价格、服务全方位直接监管。同时,对输配电成本进行了严格监审,输配电价逐年有所降低,强化了对电网企业的成本约束。

根据部署,深圳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经验将逐步推广。去年12月,发展改革委批复同意内蒙古西部电网开展第二个输配电价改革试点,未来还将在全国更大范围推进。

(总师室编)